正彦

冰彦总是能在看完小黄文后一脸平静的提出各种有趣的梗和问题呢

明明四代目火影才是有着娘娘腔外号的那个但是遇到卡卡西后却成了攻

如果二次元的嗯嗯遇上三次元的身体特性会怎么样
【论大XX和括约肌哪个是八百哪个是一千的实际讨论等】

如果卡卡西依然是那个天才 只是外面皮了张温和皮的话  当他知道带土没死而让他白上了18年坟的话 会怎么实力碾压呢
【论未成年创造B级忍术天才的成年版威力
ps旗木家的体力貌似都很不错的样子呢
所以精体都不弱的天才版卡卡西VS幼年废柴成年贤二的带土真是不错的梗啊】

群里打赌输了的对扉间的告白?

第一次见面是在你出生后不久
你的脸皱巴巴的 一点也不好看
但我还是很喜欢你
你总是在我怀里哭闹
母亲说 是因为我的姿势不对让你感觉不舒服
所以我一有空就拿着枕头当练习
被父亲揍了好几顿
也没有改
直到你会在我的怀里安稳的睡上一天
哪怕胳膊麻掉也舍不得放开
你开口叫的第一个人是欧尼酱
当时我的心都化了
就算是板间和瓦间也无法取代我对你的特殊的爱
随着时间的推移
你从一个小团子长成了一个族里少有的精致的白团子
你也不会再叫我欧尼酱而是叫我大哥
不再用完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
而是常常一脸嫌弃的跟在我的身后替我收拾烂摊子
我有没有说过 你稀有的发色和瞳色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颜色
之后 我认识了斑
我们有着共同的愿望 保护自己的唯一 唯一仅剩的弟弟
那时瓦间和板间已经因为我的失职死掉了
我们又成了彼此唯一的兄弟
你总是说我一直看着斑 想着斑 甚至处处顺着他
但是啊扉间
树木可以没有太阳的照射却不能没有水的浇灌啊
正因为我深信着你会一直在我的身边永远不会离开我我才会追求光明啊
你还记得我的愿望吗
将和平带到世界上来?
我曾经和斑说过
我的愿望是建立一个可以保护你的地方
可以让你不必再拿起刀与他人拼杀的地方
我做到了 也食言了
从我在面对叛村归来的斑说出只要敢对村子不利的人不管是兄弟还是朋友我都不会放过时
我就知道 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以保护你为修炼动力的被你敬爱的兄长了
甚至于 在未来 那个伤害你的人 就会是我自己
所以啊 扉间 如果我不在了 会不会更好一点呢
在一切变得更糟之前终止
那样你就不会再受伤了吧
请原谅大哥的懦弱
但是一想起未来我会因为一个原本是为了保护你而存在的事物伤害你
我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惶恐
所以啊 扉间
我把木叶托付给你
让它作为你的依靠
让木叶的未来由你决定
这样的话 你是不是就不会再受伤了呢
树因水而成长
但水的存在却不能完全依赖于树
但是 只要有树在的地方
是必定会有水在的
所以啊 扉间
不要只看着我了啊
哪怕不舍
也不要再为了树的存在而停滞不前了
向前奔涌吧 脱离树的根脉
让世人看到你的澄澈
只要你能在闲时想起曾经陪伴你 与你相依为命的树
那么 我此生无憾

【槽:嗯……初代目火影大人的死亡原因……之一?】

火影情缘们失败嗯嗯123之——假如卡卡西是漏电体质......

在一个美好的夜晚,带土和卡卡西准备进行美好的第一次...... 

带土:“卡卡西~”扑 

卡卡西:“带 带土...”脸红 刺啦——

 带土:“...”

 卡卡西:“...抱歉了带土,我有点紧张”

 带土:“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卡卡西:“那就再来一次吧”

 带土:“卡卡西~”扑

 卡卡西:“带 带土...”脸红 刺啦—— 

带土:“...” 

卡卡西:“...抱歉了带土,不然等下一次吧,等我不紧张了再来?”

 带土:“...没关系,我们再试一次”‘废话,不激动了还做什么’

 ...... 

就这样,经过带土坚持不懈的努力后,卡卡西终于...没电了

 带土:“卡卡西~”扑‘终于抱到了’

 卡卡西:挡住 推开“抱歉了,带土,我有些累了,下一次吧”

 带土:“...”‘草哦,这残酷的世界’ 

“斑大爷我们去实施日之眼计划吧”

 斑:“滚!老子还没破防呢!”

 (千手柱间的树界降诞、花树界降诞、廓(kuo)庵(an)入鄽(chan)第二声)垂手) 

【槽:貌似知道为什么忍族都不对外联姻了呢】